馬場回憶

氹仔馬場因長期虧損,將於四月停止營運。近日透過新聞報道重溫這段逾四十年的發展歷程,勾起不少與賽馬無關的個人回憶。 那時我還是個小孩,舅父剛考到車牌,偶爾會帶我們到氹仔新開的賽馬車場飲茶,順便看看熱鬧的比賽。那個年代去氹仔也算是山長水遠,馬場外是一片廣闊的空地,除了供人泊車,也有一些租單車的小店,小朋友最喜歡在這裡踩單車,跌跌撞撞的印象特別深,都是快樂時光。 中學年代賽馬車場已經易手,變身成賽馬場,只對成年人開放。我有一些“上了年紀”的同學,總能在馬會找到兼職的門路,努力賺錢幫補家計,令人好生佩服。當時氹仔的道路與屋苑陸續規劃發展,大學教育也開始普及,社會欣欣向榮,儘管城市不算很先進,但每逢賽馬日的巴士上都有不少馬迷專程去碰運氣,浪漫悠逸氣氛的確令人懷念。 不知自何年開始馬會外面的空地有一部分變成了駕駛學習場地,我的駕駛執照也是在這兒考到,雖然是陳年往事,誰能忘記這類影響一生的個人經歷呢? 關於賭馬,其實我只參與過一次,以前工作的機構辦盃賽搞宣傳,一班同事應邀去看比賽,大家一起小注怡情,可惜沒有贏大錢。這樣特別安排的觀賞經驗當然很美好,不過工作結束後,賽馬與賭博都無法再次吸引我入場,倒是一直記住與同事們的歡笑畫面。

馬場回憶
馬場回憶

文字的魔力:談許鞍華紀錄片《詩》

在戀愛電影館看了許鞍華導演的紀錄片《詩》,她還親臨澳門與觀眾映後座談,分享拍攝的初衷和選擇題材的過程,讓本地影迷和文學愛好者雀躍不已。 拍攝作家的紀錄片並不罕見,賈樟柯的《一直游到海水變藍》拍賈平凹、余華和梁鴻,從作家的成長經歷側面描述社會的變化。范儉的《搖搖晃晃的人間》拍詩人余秀華暴得大名之後如何追求真愛,擺脫婚姻枷鎖,在農村地區衝擊主流價值觀。台灣的目宿媒體接連推出“他們在島嶼寫作”系列,先後為林海音、周夢蝶、余光中、鄭愁予、王文興、楊牧、洛夫、瘂弦、林文月、白先勇、朱西甯、劉慕沙、朱天文、朱天心、吳晟、楊澤等作家的生平拍攝電影,香港的劉以鬯、西西、也斯也在系列中各佔一部,這些紀錄片都製作認真、精彩紛呈,忠實地反映傳主的一生事蹟和文學成就。 對比以上諸作,許鞍華的拍法較為輕巧,但精準地表達出一種真摯的詩情,簡樸生動,令大家重新認識文字的力量。她選擇先拍前輩詩人淮遠、馬若、飲江、西西、也斯、鄧阿藍對詩的信念,再集中以較長的篇幅介紹黃燦然和廖偉棠當下的生活狀態,最後又訪問年輕詩人黃潤宇對詩歌的想法,開宗明義是拍“詩”而不是拍“詩人”。這種“文體先行”的處理方式的確設想獨特,但從最純粹的詩歌探索之中,她同樣能透過“詩人”這個身份的特殊性質,拍出香港這座城市的眾生相。

文字的魔力:談許鞍華紀錄片《詩》
文字的魔力:談許鞍華紀錄片《詩》
寂然

寂然,在澳門生活的文字工作者,結集出版的作品包括小說集《有發生過》、《月黑風高》、《撫摸》、《救命》,散文集《青春殘酷物語》、《閱讀,無以名狀》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