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的節奏

寂然
Aug 29, 2023

八月開始我讓自己在寫作上放假,期間去了一次旅行,讀了幾本好書,也重新整理思緒,準備以新的節奏處理寫作的事。

過去兩年我不寫專欄改寫日記,開玩笑說這是一個人的副刊,如今想來,大概是因為疫情期間心情鬱悶,我盡量多寫,既想用文字陪伴讀友,也想藉著寫作鞭策自己,結果是紀錄了那段嚴峻時期的種種心事,未必很有價值,但也在一個小小的空間內證明日子是沒有白過的。

在泰國回來之後,我有一些新的想法,每日更新已經玩了一段時間,其實有時也會擔心長期如此會打擾大家,而且需要圍爐取暖、互相陪伴的時光已經過去了,有些事情應該適可而止。其實今年我一直在寫小說,放假之前因為事忙,加上故事寫到一段複雜的場面,我暫停了大半個月,好讓自己想清楚往後該如何發展,假期回來之後,整個故事都想通了,於是每日都快快樂樂地寫,追回之前的進度,也開始思考日後寫作的方向。

放假期間讀了兩本與創作有關的書,分別是陳雪的《寫作課》和鍾曉陽、鍾玲玲的《雲雀與夜鶯》,前者分享了小說家的生存之道與堅持寫作的心法,我讀得熱血沸騰,相當感動,也是因為這本書的提醒,目前自己在寫的小說才沒有半途而廢,而且還越來越想加速推進,早日完成。後者是兩位大前輩的書信與回憶,有總結一生寫作成果的意味,但有些細節可能會流露一種文人的傷感,讓讀者了解寫作可能最終也是一條寂寞的路。

我是鍾曉陽的長期讀者,她每本書我都會購買和細讀,她重寫的小說我都會新舊對比,感受到她對作品的認真和執著。正因為對她每個時期每本書都有一定的了解,在《雲雀與夜鶯》讀到她寫作路上的波折與困難,感覺會特別深刻,其實這也是另一種形式的提醒,儘管閱讀的過程不會像《寫作課》那麼痛快淋漓,但這本書確實令我重新思考努力寫作究竟所為何事?

往後的日子我也許不會每天都發文打擾大家了,但適當的時候還是會更新的,也會重新開始在大眾媒體發表文字,始終不能一直當一名網友吧!新的節奏其實未完全摸索清楚,不過專注寫小說是當下我比較想做的事,雖然仍未想到寫完之後如何處置,但每晚都在緊張刺激的小說世界出生入死,感覺真的很爽,自然也不會抱怨人生找不到寄託了。生於亂世,很多事情都難以控制,但過好自己的日子,照顧好每日的心情,也就很不錯了,何必計較那麼多!

--

--

寂然

寂然,在澳門生活的文字工作者,結集出版的作品包括小說集《有發生過》、《月黑風高》、《撫摸》、《救命》,散文集《青春殘酷物語》、《閱讀,無以名狀》等。